当前位置:  西安新闻网 > 魅力西安 > 正文

攻坚,为了美丽中国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污染防治纪实

2019年10月09日 17:51:22    作者:西安新闻

2月26日上午,北京,人民大会堂。

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热烈进行中,听取审议国务院落实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决议等情况的专项报告。

在压力叠加、负重前行的关键期,如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,举国关注,举世瞩目。

常委会组成人员普遍认为,污染防治攻坚战取得重大进展,生态环境状况持续改善。同时,这场战役仍面临多重挑战,稍有松懈就可能出现反复,要以更大决心、更实举措全力攻坚。

为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全面小康,为了子孙后代的蓝天碧水净土,污染防治攻坚战鼙鼓动地,鏖战正酣。

这是令人纠结的选择题:生态家底薄,工业化任务重,在发展和污染的左冲右突中,我们背负的环境枷锁日益沉重

6个多月前的一天,山西省临汾市市长刘予强又一次坐在生态环境部的约谈席上。

一年中,临汾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被近百次人为干扰,导致53次监测数据严重失真。时任市环保局局长张文清锒铛入狱。

因为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,两年前,刘予强已被约谈过一次。

临汾曾脏成什么样?

PM2.5多次爆表!二氧化硫多次爆表!空气质量长期徘徊在全国169个重点城市的后几位,临汾人头上常年顶着一个“灰锅盖”。

20多年前,临汾人还以家乡是“黄土高原花果城”而自豪。但因煤而兴、也因煤而困——工业经济近9成是煤、焦、冶、电,从原材料到能源、产业都围着一个“煤”字。

临汾之困,是汾渭平原之困,也深刻折射着中国生态环境之困。

2013年新年刚过,北京、河北、河南、山东等地空气质量数据纷纷爆表。

那一周,从京津冀到长三角,雾霾盘踞在上百万平方公里国土的上空。

那一月,4次雾霾轮番来袭。航班大面积延误,高速公路封闭,中小学校停课,工厂限产停产,口罩和空气净化器脱销。

那一年,中国东部平均雾霾天数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之最,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,陷入“十面霾伏”。

心肺之患,病在天上,根在地上。

只有回到历史深处,才能体会积贫积弱的中国,工业化的梦想是何等迫切。

一个个资源型城市,一片片重工业聚集区,高耸入云的烟囱,直上青天的浓烟……

那是一个时代的印记,更是我们曾经的自豪。

只用了半个多世纪,中国就走过发达国家两三百年的工业化历程。然而,在历史性的发展跨越中,环境问题也集中爆发。

聚焦到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会发现,中国经济“第一阵营”里的这三个版块,也曾是污染最集中的三个区域——

只占国土总面积的8%,却消耗了全国42%的煤、52%的汽柴油,生产了全国55%的钢铁、40%的水泥,单位面积污染物排放量是其他地区5倍多。

伴随企业壮大、城市扩张的,是一条条黑水沟、一汪汪臭湖水。

攻坚,为了美丽中国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污染防治纪实

这是2018年10月27日无人机拍摄的太湖风光。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

2007年夏,太湖爆发水危机。大量污水排放导致水体富营养化,蓝藻水华浓得化不开。无锡等地湖水恶臭、水厂关停、市民疯抢矿泉水的场景,至今历历在目。

岂止太湖?

沿江南水乡溯长江而上,洞庭湿地、江汉平原、三峡库区、巴山蜀水,所经之处,生态系统千疮百孔——

近30%的重要湖库富营养化;

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“无鱼”等级;

废水、化学需氧量、氨氮排放量分别占全国43%、37%、43%;

干线港口危险化学品超过250种。

“我讲过‘长江病了’,而且病得还不轻。”——2018年4月,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痛心地说。

又岂止长江?

本世纪初,全国重要河湖遭受不同程度污染,七大江河水系中,超过一半的监测断面为五类或劣五类水,约3亿农村人口饮水不安全。

几十年间,从南到北、从东到西,与“大招商”“大开发”相伴的,常常是有河皆干、有水皆污。

环境问题,最直观的是水,感受最突出的是大气,最不容易觉察的是土壤。

江西东北部的鹰潭市,有亚洲最大的铜产业基地。上个世纪80年代,大量铜加工厂兴起,2000多亩良田成了不毛之地,甚至一些村民体内重金属超标。30年后,重度污染区域的3个村庄、558户村民不得不整村搬迁,离别世代居住的故土。

友情链接: